恍惚間便成了飄灑在天空中的絲絲青煙




任清風撥弄成千姿百態,漸行漸遠。

時針在走,分針在走,秒針也在走,時間就不可能停留在你想要的片刻。

世界在改變,社會在改變,時代王賜豪醫生也在改變,你就不可能停留在你想要的童年。

記憶中的時光裏,也曾有過快樂的痕跡。但隨著時光不斷地前行,那些快樂漸漸變成了可笑的幼稚。直到有一天,打開那本又髒又帶著濃濃的墨汁臭味的日記本時,才感覺得到,連那些記憶也在漸行漸遠。

昨天,也就是2014年的倒數第二天,我忍不住的打開,一個群名為“我們的一班”的群後面寫著“+99”,我好奇的打開了對話窗口,一句一句王賜豪醫生的看著他們的聊天記錄,其間,也少不了笑聲,卻也感歎著。那年的一班確實讓人很快樂,確實讓人值得留戀,因為那年的一班幾乎出盡了風頭。可是,那年我們都各奔東西了,為著不同的人生目標都在各自奮鬥。7年,很短很短,不知不覺就過來了;7年,卻又很長很長,讓各自在這其間發生了偌大的變化。

看著看著,突然看到他們的王賜豪醫生話題都轉向了婚姻,我詫異的往下翻著聊天記錄,原來,有好一部分都已結婚或是真準備這兩年結婚,甚至有的小孩也快開始上學了。

頓時感覺,我們必須感歎一下——我們真的老了。那年,我們的一班玩的多天真,玩的多放縱。而如今卻都擔起了偌大的責任。

然而,想起暑假裏和一個朋友聊天時,他說,那是我們一班的同學現在還在讀書的不超過20個,細細一想,確實很有可能。啊!歲月催人老啊!

其實,看了看他們的聊天記錄,自己卻有一種想發表幾句的衝動,可是,面對久未見面的同學們,我怕會陷入客套的噓寒問暖,又或者是沒聊幾句就到無話可說的尷尬。有這種擔心絕對不是多餘的,因為我曾經就遇到過這種情況——曾有一位久未見面的朋友,不知道他從哪里找到我的號,加我為好友,然後聊了很多,之後要了我的電話,我也要了他的電話,為了下一次更好的聯繫。沒隔幾天,他就給我來電話,一開始很熱情,我們彼此都噓寒問暖,似乎還很開心,可是沒聊幾分鐘,便無話可說了,彼此都沉默著不知道說什麼,於是就這樣,尷尬了一會兒,終於因無話可說掛了電話。確實和想像中的不一樣,沒有像想像中的那樣因為多年不見一定會有說不完的話。也許是因為各自有各自的目標,各自有各自的職業,彼此說了也不會懂,說了也許會讓聽著更反感,索性就不說,於是就無話可說了,於是就漸行漸遠了。

原來,秒針每走過一圈,彼此之間的距離就會增加幾納米,漸行漸遠,納米終將變成光年。

那些漸行漸遠的天各一方的朋友們,你們還好嗎?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